刘永照:初心照青山 白鹭来相伴
2018-04-04 03:00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初心照青山 白鹭来相伴

——追记优秀共产党员、湖南省常德花岩溪管理处副主任刘永照

光明日报记者 唐湘岳 光明日报通讯员 徐虹雨

  古木参天,溪流纵横,空气中负氧离子高达每立方厘米48000个。这里是中国白鹭之乡——湖南省常德花岩溪国家森林公园。

  春风吹拂,白鹭纷纷返回花岩溪,栖息在花岩溪山峦湖泊旁的林子里。

  经历2018年两场冰雪,杉树脱去绿叶,竹子被冰雪压弯了腰,而那些笔直向上的金丝楠树,傲视冰雪,绿叶常青。

  “他就像咱花岩溪的金丝楠,默默奉献绿色,默默保护白鹭。可今年回家的白鹭再也见不着他了。”花岩溪老百姓说的“他”,是林业工程师、花岩溪管理处副主任刘永照。

  刘永照的办公桌上有几个笔记本。翻开其中一页,8个字尤为醒目——“不忘初心、奉献绿色。——2016年11月10日”。

刘永照:初心照青山 白鹭来相伴

花岩溪风景。鄢光辉摄

  唤鹭回

  不知白鹭何时恋上了花岩溪,可10多年前,白鹭被“白跑一路”所取代。

  村民上山滥伐,下河滥捕,白鹭没有了幸福家园。擂茶馆安静了,游船沉睡了,白鹭不见了。

  “白鹭之乡无白鹭,这是遗憾,更是耻辱!”刘永照说。

  2011年,引鹭回归工程启动。封山育林,禁止滥伐滥捕,筑巢引鹭。

  有个叫“贺老大”的却无视禁令,带人拖上锯子上了山。

  锯刀飞速啃噬着树木。满载的货车准备下山,刘永照匆匆赶来……

  “贺老大”的树都被扣了!消息传开——这回动真格了!

  龙凤湖是花岩溪里最美的湖,宛如羽毛繁复的凤鸟伸颈北望。五溪湖呈燕尾形,向南伸展。龙凤湖通过地下暗河与五溪湖连通。水位高时,地下暗河中有鱼往来于两湖之间,鱼儿突见亮光而跳跃,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景观“鱼跃天窗”。跃天窗的鱼儿是白鹭的最爱,也是人们的佳肴。

刘永照:初心照青山 白鹭来相伴

花岩溪的白鹭。许卫民摄

  有人避开阳光,夜深布网,黎明收网。

  摸准规律,刘永照带人夜间巡查。

  “这里有网。”刘永照和同事跑过去拆杆,收网。

  一声怒吼传来:“哪个敢收我的网!”

  黑影闪过来,明晃晃的是刀!

  “快躲!”同事提醒。

  刘永照却对着刀光大喝:“是我!”

  黑影愣住了。

  “偷鱼错了,如果还砍人,就犯法了。其实等禁渔期过了,可以捕大鱼的。”刘永照语气柔和下来……

刘永照:初心照青山 白鹭来相伴

刘永照(右一)在介绍花岩溪的生态保护情况。资料图片

  如今,在花岩溪管委会的仓库里,还留存着42套非法电鱼工具,其中40套是渔民主动上缴的。

  树茂了,鱼多了,白鹭该回来了吧?

  德国的林业专家来花岩溪考察,刘永照和同事们陪着上山。有人随手将空矿泉水瓶子扔在树丛里。刘永照发现一名德国专家没跟上队伍。回头一看,专家在树丛里找出空矿泉水瓶子,默默装进随身的袋子里。

  在花岩溪管理处好几次会议上,刘永照都提到这件事。“我们要用心保护环境,用爱唤回白鹭!”

  2016年,山清水秀的花岩溪终于唤回白鹭!

  拔穷根

  “家乡独特的山水资源为全国少有,隐藏着巨大的开发潜力。我回到家乡,将所学知识用于改变落后面貌,也算是实现自己的价值了。”——摘自《刘永照自述》

  1994年12月8日,刘永照回到家乡。他是考出去的,归来时怀揣林业、经济管理、法律三个专业的文凭。

  二十世纪90年代的花岩溪,交通、通讯闭塞,农民人均纯收入不足千元,村民劳作还是刀耕火种。

  林农纳闷,第一代杉木15年就可成材,第二代杉木20年才能成林,第三代杉木过了10年还只有一点点大。

  我既归来,怎能无为?刘永照走进山林寻找答案。

  花岩溪以种植杉木、楠竹为主,杉林每26年一次轮伐。这种落后的轮伐模式打破了生态平衡,经过两个以上轮伐期后,地力衰竭,山林老化。

  刘永照下决心改变传统的砍伐模式,优化山林。

  2010年,他引进德国“成熟一棵采伐一棵补植一棵”的经营模式,并牵线搭桥促使“中德技术合作中国森林可持续经营政策与模式研究”项目落户花岩溪。花岩溪成为我国和德国森林可持续经营政策与模式研究合作的三个试点林场之一。

  2013年,花岩溪拿到世界银行贷款用于29338亩林地更新改造。

  刘永照没料到,有了技术和资金还不够,人的观念,是最大的难题。

  以前,只要是自己的承包山地,林农想砍哪里就砍哪里,想伐多少就伐多少。林场引进德国的模式后,林农们需要“成熟一棵采伐一棵补植一棵”。林场引进优质树种,替代落后树种。部分林农嫌优质树种生长周期长,不愿意栽种。

  刘永照将林农召集起来,分享去德国考察的见闻:“为什么在别人那里,一代人栽下的树可以养活三代人,而我们三代人栽下来的树,连一代人都养不活?”

  刘永照告诉大家,花岩溪是一座很有潜力的绿色银行,光这些森林每年吸收的二氧化碳出口国外,按每吨5.2美元的碳汇交易价格计算,就有望创造上亿美元的价值。再加上林木价值,林农靠山富裕并不难。但落后的观念和生产方式必须改过来。

  “好,照你说的干!”

  林农们在楠竹园里种上杂木,增强楠竹的防风抗压能力。

  保存好原有的杂木,按“三一模式”,即三行杉树一行杂木。改变曾经单一的杉木林、楠竹林。刘永照又动员村民开展林下食用菌等经济作物栽培。

  试种茶树菇。装袋、刨土、收菇……刘永照与农民汗水流在一块,梦想融在一起。

  楠竹价格下滑严重,刘永照引导大家卖笋子。鲜笋不易保存,就学习老祖宗的做法,将鲜笋变为干笋。如今,花岩溪榨笋成了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栖凤山村三样树组的黄建英是贫困户。从2014年开始,刘永照就经常去她家扶贫。有时摇船过去,有时走路过去。

  记者来到黄建英家。她家外墙上张贴着一张结对帮扶联系卡,留着刘永照的手机号码。

  “刘主任电话我一次都没打过,他总是不请就来了。”

  漏雨的房顶盖上了新瓦。狭窄的羊圈改大了,出生不久的小黑山羊搬进了新家。家门口那段被山洪冲垮的小路,重新铺上了石子。门前的小水塘,建起了小码头,河坡上砌起了水泥台阶,黄建英上下塘洗衣洗菜就不担心摔跤了。

  花岩溪景区人均年收入由十年前的3000元,增加到了13800元。

  “刘主任说,日子会越来越好。我信!”黄建英说。

  保本色

  花岩溪高湖组有一片金丝楠木原始次生群落,500亩、1600多株。2012年,这片神奇的树群首次被湖南省林科院发现认定。

  每年4月,刘永照和同事们一起上山观察金丝楠木开花。9月上山采集种子。来年3月培育种苗。数个春秋轮回,如今花岩溪两万亩竹林中补植了20万株楠木。

  “金丝楠木质很硬,防腐抗虫能力强。”刘永照的妹妹游孝芬说。

  游孝芬的丈夫从事建筑行业。刘永照定下家规:“我在这里,项目建设不要参与。”

  妹妹责怪哥哥,刘永照解释:“讲了情面,就讲不了原则啊。”

  刘永照在2017年1月23日党的民主生活会上发言:“要廉洁清正,不为名所累,不为利所诱。”

  “刘永照为人正直!”花岩溪长冲分场党支部书记朱建国仰望着树干笔直的金丝楠木对记者说。

  2011年,花岩溪的“中德技术合作中国森林可持续经营政策与模式研究”项目开始验收。项目主理人刘永照深入走访调查。

  有农户以为山广树多,偷工减料不易发现,便不按照要求栽种。栽种的树木种类和数量不达标。刘永照发现问题,一户户上门做工作,指导农户返工重新栽种。

  “外国人又不会来山里查,何必那么认真?”

  “我们不负责,是自己为难自己!”刘永照没有丝毫回旋余地。

  发现问题的50亩树林全部返工,按照复层林、异龄林、混交林要求栽种。

  花岩溪管理处工委副书记杨德富与刘永照共事18年。杨德富刚参加工作时,隔壁的刘家几乎成了他的食堂。

  “小杨,我儿子有道题,你过来辅导一下。”刘永照一边挥舞锅铲一边喊。

  “刘永照知道我不好意思老去他家吃饭。每次快到饭点的时候,便以给他儿子辅导功课为借口,喊我去吃饭。”

  同事童波与刘永照走访农户。

  “噗噗噗。”童波吹了吹凳子上的灰尘再坐下。刘永照则直接坐下来。

  归途,刘永照语重心长地说:“在农民家里,吹了板凳,就吹远了与群众的距离啊。”

  花岩溪管理处主任欧阳雁创作了一首诗《金丝楠》:“你从不贪慕富贵,一直都在这深山里长大,不管冰雪严寒风霜雨打,你永远都是站直腰杆笑迎冬夏……虽然外表朴实无华,内心却无比强大……”

  欧阳雁说:“刘永照在花岩溪23年,保本色,守初心,恰如一棵金丝楠树。”

  伴青山

  花岩溪美!水的绿山的青在雾气里氤氲开来,宛若一幅水墨丹青。

  百年红豆杉保留着刘永照的温暖。这株红豆杉,主干曾有一半木质裸露,生存堪忧。刘永照像照顾生病的亲人,精心会诊,土球挖掘,树兜缠绳,吊车移栽,护土回填,隔三差五去看望,直到发出新芽。

  银杏树记录着刘永照的叮咛。这银杏树超过50岁,由花岩溪学校老校长亲手栽种。2003年学校扩建,有商人要买走它。“老校长离去了,但他栽的树要保住!”刘永照坚持移栽银杏树,给树挂吊瓶输液。如今银杏树成了学校的标志。

  300亩林相改造示范基地刻下刘永照的足迹。这片多树种混交林,一年四季颜色各异,红的是红椿,黄的是银杏,绿的是楠木,不少珍稀树种,是刘永照四处“求贤”而来……

  同事夏海珍来花岩溪工作第7年的一天,刘永照走进办公室:“听说你想调走?我们都是花岩溪的儿女,儿不嫌娘丑,花岩溪到了开发建设的关键期,我们不能打退堂鼓啊。”

  夏海珍留了下来。她如今的微信名是“花溪女”。

  求贤若渴。在2003年全市林业发展论坛上,刘永照瞄上了津市嘉山公园负责人雷波勇。

  2017年,刘永照通过鼎城区委组织部做工作,下决心将雷波勇引过来。

  从县城到山里,从单位“一把手”到普通工作人员,雷波勇的家人投反对票。

  2017年6月16日,雷波勇义无反顾带上行李进了山。

  雷波勇刚来花岩溪不久,50年一遇的山洪,便让他见识了工作的艰难,更让他看到了刘永照对花岩溪的特殊情感。

  2017年6月23日,暴雨如注,花岩溪山体滑坡。刘永照开着车往花岩溪赶。

  从牌楼出发,进入花岩溪老百姓居住的几个村,还有30公里山路。山路一旁是陡壁,一旁是五溪湖水库。大雨不停,路面的水与水库的水几乎齐平。小汽车只得靠着山岩壁一侧缓慢行驶。

  车终于驶进村子。群众有了主心骨。房屋垮塌严重的农户被一户户转移。清理路障。挖渠排出菜园里的积水。设置警示安全牌……刘永照泡在没过大腿的洪水中,带领老百姓自救。

  7月3日洪水退去,刘永照这才拖着泡得发白发肿的腿爬上床。

  “他是把花岩溪看得比命还重的人。”雷波勇边说,边流泪。

  早在2008年10月,单位组织体检。刘永照被查出严重的糖尿病,医生建议立即住院治疗。当时他正编制《花岩溪林场森林经营方案》,11月底必须交稿。他请医生开了点药便回到工作岗位上。

  2011年,他连上下楼梯都十分困难,张孔公路即将开工。这是花岩溪旅游循环道的核心路段,连接栖凤山村和仙池山村的要道。等张孔公路开始浇筑第一车混凝土时,他才去医院。检查结果:糖尿病肾病、糖尿病酮症酸中毒……他被迫住院治疗。20天后得知世界银行贷款森林恢复与发展项目已经进入社会评估与操作培训阶段,花岩溪“两型”示范林场已获批准,他又急匆匆请求医生允许他提前出院。

  2012年,刘永照突发心肌梗塞。40个小时急救,与死神擦肩而过。医生建议他休养三个月,可他在出院第二天,就拿起《花岩溪国家森林公园总体规划》初稿,反复修改。

  2017年9月5日晚,刘永照办公室的灯彻夜亮着。

  9月6日4时44分,花岩溪管理处的工作微信群闪出3条信息。一条是刘永照连夜修改完善的《森林特色小镇资源情况调查统计表》,另一条是《森林特色小镇试点申报表》,第三条是留言:“请大家发表意见。”

  9月6日8时,刘永照调度智慧森林、特色小镇的建设工作,调度移民异地避险搬迁工作。10时14分,和农林生产科科长陈林茂商量耕地地力保护补贴资金统计数据上报工作。10时43分,协调花岩溪自然保护区摸底工作。10时49分,与农林科的曾占林商讨特色小镇建设。突然,刘永照一头倒在办公桌上,手里还紧紧抓着那份耕地地力保护补贴资金汇总表。

  55岁的刘永照突发脑溢血,再没醒来。

  “刘永照曾被评为全市优秀共产党员,今年1月被追授为全市首届‘最美林业人’。分管旅游时,他自己创作剧本《龙凤湖的传说》,自编自导自演地方戏;分管教育,他带头资助留守儿童,号召花岩溪每个干部结对帮扶留守儿童;负责纪检,花岩溪党风廉正;最偏远的西冲分场归他联系,最贫困的三样树组由他帮扶。他就像一棵树,栽在哪,就在哪生根开花结果!”常德市鼎城区委常委、组织部长王少贤说。

  刘永照走了,可他的灵魂与青山、白鹭、金丝楠木永远相依相伴。

  《光明日报》( 2018年04月04日 05版)

刘永照:初心照青山 白鹭来相伴

欢迎扫描二维码,查看更多内容。

[责任编辑:孙宗鹤]
独家策划

听,这些代表委员怎样诠释新时代

听声音,识代表委员,看新时代。这些在两会代表委员通道上亮相的代表委员,你能猜出几个?

“部长通道”来袭!听声音 猜部长 看关切

该游戏剪辑2018两会数次“部长通道”中部长们关于各领域民生相关的经典发声,让网友在听声音、猜部长。

红利来啦!7月1日前取消流量“漫游”费

3月5日上午,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出要取消流量“漫游”费,移动网络流量资费年内至少降低30%。

2018政府工作报告:总理向你许下这些承诺

报告中提到的这些民生“承诺”,你都get到了吗?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